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穿越大唐:貞觀盛世 愛下-第二十七章


穿越大唐:貞觀盛世
小說推薦穿越大唐:貞觀盛世穿越大唐:贞观盛世
“恭喜秦王,只凭三言两语就退了颉利的十万金郎军,智谋远超武侯!”
“你少恭维我!要不是你在这山头上虚张声势,恐怕还要和颉利周旋下去!”李世民笑看着徐凡,“你是怎么赶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徐凡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棉衣,“天太热了,你闻闻都快捂烂了,再不回来就只能光着屁股在大草原溜达了,这多少有点影响我大唐形象不是?”
李世民笑的前仰后合,“你小子出去的时候四十几辆马车,现在这得有六十多辆了吧?你不是去卖货买马的吗?还有,你那四十多车货物怎么能换回这么多马?”
“嘿嘿!秦王殿下咱们做个买卖呗?”徐凡漏出奸商嘴脸笑眯眯看着李世民。
“什么买卖?你干嘛笑的这么奸诈?”
总裁的午夜情人 小说
徐凡指了指拴在马车后面的百多匹马,“我用那一百多匹种马和母马,跟你换长安两处院子,如何?这买卖你不亏吧?”
“你当真?只要两个院子?”
“当然,不过我可要大院子,房子不用多好,反正我都要拆的,但是地方一定要大。”
“好,成交!哈哈!”李世民这么痛快的答应当然是因为他知道这只不过是徐凡跟他之间的默契,那些种马可以用来培育良种战马,这比那两个院子要值钱的多,对于军队对于大唐的意义更不是两个院子能比的。
徐凡带人进入豳州城,赶快换掉了身上的棉衣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和程咬金等人见面自有一番欢喜,但是都没有喝酒的意思,颉利才刚退去还不能确定是否真的退回了草原,如果来个回马枪那就不好玩了!
徐凡叫来赵宁田,“你带几个人送兄弟们的骨灰先回长安,回去找酒楼的赵先生,让他给你拿钱到死去的兄弟家里,每家三百贯钱安家,以后每年给一百贯,家中有孩子的每个孩子多给五十贯,如果够年龄的就带回来到书院读书,不够年龄的过两年也接过来,家中只有老人的除了安家费,征求老人的意见,如果愿意就接到长安来住,什么都不用带,我们全包了。”
“是,公子!”赵宁田躬身行礼,其他新丰营的军士听到这个安排,也都向着徐凡躬身行礼。
在豳州城等了十几天,斥候回来禀报颉利确实已经率领大军回到草原。李世民等人放下心将消息回报给长安,并请旨大军回京。接到准许回京的敕令后,徐凡跟着李世民的队伍一起返回长安。
回到家了徐凡倒头就睡,一直睡了一天一夜才起来,“嗯,回家就是踏实!齐婶。。。!我饿啦,快给我做点好吃的!红烧肉一定要有啊!”一边喊一边走出屋子。
齐婶早就在廊下等着了,“公子,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洗把脸就能吃饭了!出去这几个月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唉!”说着还抹起了眼泪!
“齐婶,你哭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红烧肉做好了?”
“嗯,嗯,做好了,我去给你端来。”
“张路,让你准备的弄好了吗?”
法醫王 映日
“弄好了,公子,现在过去吗?”
“嗯,走吧!去把肉端上”
徐凡来到新丰营的驻地,所有军士和徐乾等人都站在院子里,一个刚刚腾出来的房间,一张香案上摆了十七个灵牌,都是徐凡安排张路去找人连夜赶制的。
徐凡走近一个个看去,张平生,外号二愣子,渭南人,从军四年,武德七年四月与马贼交战,为救同伴被马贼所杀,卒年二十二岁;刘邵,渭南人,从军四年,德七年四月与马贼交战,与敌死战同归于尽,卒年二十一岁;孙开勇,泾阳人,从军五年,德七年四月与马贼交战,斩首十余人,重伤不治,卒年二十四岁;代崇山,华原人,从军三年,什长,德七年四月与马贼交战,被四人围攻重伤不退,体力不支时与敌同归于尽,徐凡一个个看下去,直到把十七个全都看了一遍,其中有些他认识,说过话,有些只是看过他们训练,远远地向自己行过礼。
徐凡在牌位前站了很长时间,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口,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回头想叫张路却看见齐婶,玉娇,家里上下人等都站在那,齐婶端了一大碗红烧肉递给徐凡,摸了摸眼泪回到原来的位置,徐凡点了点头把肉碗放好,点燃一炷香插入香炉,看着香烟飘散。
徐凡走出房间,众军士都看着他,“香火不要断!”
“是!”众人齐声应诺。
徐凡在家待了三天才来到已经开学很久的新丰书院,走进书院大门,也就是原来明昌坊的坊门就听见一间间教室里传出来的读书声,是诸葛武侯的出师表,徐凡有点恍惚,好像回到了自己上学的时候。
“你小子终于来了,书院开学你不在却跑去草原打打杀杀,真搞不懂你整天在想什么!”书院的山长颜籀颜师古出现在徐凡身后,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颜老你可是山长,是大儒,怎么能如此动手打人?”
“不光我要打你,李淳风袁天纲那些家伙估计也要打你,你去草原这些日子他们可是担心坏了,酒都少喝了不少!”
“切,我都回来三天了,也不见他们来看我!”
“那是书院太忙了,你还不知道吧,原定的只招五百人结果报名的人太多,很多是从其他州府来的因为路远耽误了时间,你又不在,最后去找了秦王改成招八百人。”
“八百?能住的下吗?”
“现在还是没问题的,不过等到明年,后年继续招生的话可能就不够地方住了,你要快想办法才是。”
“有多少女子来读书?”
“有秦王给豫章公主报名,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现在蒙学和小学馆里有两成是女孩子,大学馆因为需要有一定的基础,所以只有十几个女子学生,不过这已经是很不错了,比我预计的要多。”
“有没有人来捣乱?那些世家有没有什么小动作?”
最強複製 小說
“秦王派了亲卫来守卫,太子也经常派人来询问,没有人敢来捣乱,至于世家嘛,无非就是散布些男女同学有失德行的话,也没掀起什么风浪。”
“那就好,我还想着要是他们敢挑事,就再狠狠收拾他们一顿!”
“你这个幕后老板要不要给学生们来个训诫什么的?”
“不了,等放秋假的时候我再说吧,我先回去了”徐凡正要走,颜师古轻声的对他说,“明日我会去祭奠死去的军士!”
徐凡一怔,这却是他没想到的随即深施一礼,“谢颜先生!”
酒楼的生意异常火爆,卢玉娇的酒坊新推出了五十六度和六十五度的二锅头,要比醉长安便宜得多但是酒劲更大,新酒上架立刻圈粉了一批老酒鬼。酒楼顺势推出下酒菜套餐,炸花生,拍黄瓜,猪头肉和酱鸡爪,这个搭配几乎已经成了每桌客人的必点菜品,排不上桌的或者只想喝酒的一般都是打包一份下酒套餐再用酒葫芦打上几两二锅头回家喝上一顿睡个好觉。就连王公大臣,世家公子们在家待客也都少不了这几样。
酒楼早就按照徐凡的要求定期公布一个菜品的家常做法,很多长安百姓都到徐凡的菜店买菜回家自己做,更有小餐馆学了做法在自家店里售卖,酒楼也都持鼓励的态度。没有能力在东西两市开餐馆的人就在各里坊自己家开小酒馆,也能吸引里坊内的客人,甚至有些做得好的小酒馆有了自己的特色其他里坊的人也会慕名前去,这使得长安城更加热闹。
徐凡在长安城里闲逛,左手托着一份刚买的肉包子,右手拿着把折扇,溜溜达达的像极了纨绔子弟。
来到从李世民那里要来的院子,里面已经干的热火朝天,位于大雁塔附近的通善坊,原来是一块空地,徐凡说只要地方大就行,李世民便把这一块地方圈了起来都给了徐凡,占了差不多整个通善坊的一半,徐凡要在这里建一个历史上最大的图书馆。
设计师兼工程项目经理的阎立本看见徐凡没好气的埋怨道,“你上下嘴皮子一碰,我好好的教书先生做不了,给你跑到这里来干这个,那些学生怎么办?”
徐凡搂上阎大画家的肩膀,把一只包子塞给他,“我不是说了吗,我要建一个最大最好的图书馆,收尽天下藏书,供我大唐百姓阅览,这可是大好事,你得帮我!”
“要不是这个原因,我才不会跑到这来!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你不是已经让李淳风他们在研究制作那个什么水泥了吗?还有炼铁炼钢的新方法,为什么不等这些东西弄出来,把图书馆盖成你说的那种高楼?”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新鲜玩意好用是好用,但是少了文化底蕴,无非就是活搅在一起能盖高一点的楼,哪有咱老祖宗留下的这些游廊斗拱的设计好看,瞧瞧这抹墙的灰泥,这铺地的砖,这柱子这梁,这都是手艺是文化,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以后虽然钢筋水泥会广泛应用,但是重要的建筑什么的还是要用老手艺,既不能把这些手艺丢了,更是文化传承。”
“嗯,你说得对,一切都按照老手艺来,不过你给我的那些烧砖的方法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
徐凡并不知道唐朝的建筑工艺到底是什么水平,于是翻了翻戒指找出了宋明清三朝的各种建筑材料制作方法,房屋设计图样,包括故宫太和殿金砖的烧制方法,全都交给了阎立本,让他自己选择合适的方法。
“诶!这就是我说的快要失传的手艺,所以你要好好保存然后完美的用到这些建筑的设计建造当中,而且还要在书院的课程里做介绍,后面还要作为一个专门的学科在书院进行教授。”
“你确定吗?”
“废话,不然我跟你说这么多干嘛?”
“那个金砖整个烧制过程就要三年,你确定要用?”
“嗯,确定,不光是这个图书馆要用,以后还会有更重要的地方要用,你先在城外找个合适的地方建窑厂,开始前期工作,但切记手艺不能外流,特别要小心那些外族人,谁要是把这些技术告诉了外族人,别怪我不客气!”
“你放心吧,我知道轻重!不过你得给我再配几个人,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书院的课不能一直停!”
“你自己找人,工部的民间的,只要能力够有手艺你就给挖过来,钱不是问题,但是一定要注意人品最重要!”
另一个院子在书院附近的大通坊,里面有几十个雕工在忙碌,是李世民帮忙找的人,正在进行的是制作活字印刷的活字,因为要印的书很多,排版也需要很多,所以虽然是活字印刷不用雕刻整页的刻板,但是单独的活字也是需要很多,而且现在还没有制作铅字的工艺只能木雕,还要考虑木刻活字的损耗,所以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这里的负责人是李世民派来的,是天策府十八学士里的虞世南和孔颖达。两人都是大儒,徐凡对他们十分的尊敬,两人对徐凡也是很欣赏,在天策府做事当然知道这个被李世民分外看重的义弟新丰候。
“孔夫子,”这是徐凡对孔颖达的称呼,因为他是孔子的第三十一世孙,“有没有什么困难?”
“你小子又来瞎逛,这里一切都好,就是你安排要印的书实在太多了,即使用活字也要日夜赶工,还好你送来的纸用着不错。你小子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
徐凡张嘴就来,“是我家乡一个叫毕昇的人想出来的,我只是借花献佛而已!”
“你猜我信不信你说的话,那望远镜是你去海外弄回来的,这活字又是你家乡人弄出来的,酿酒也是你老家的手艺,你跟我说说你家乡是哪?我很是向往,找机会得去看看!”孔颖达一脸认真的看着徐凡,就好像要把徐凡的每根骨头都看透。
“我去找虞老头儿,他答应给我写的字还没给我呢!话说你这孔夫子也该好好练练你的字,怎么能让别人比下去,好好努力啊!”徐凡拍了拍孔颖达的肩头,转身去找虞世南了。
孔颖达抬起脚就要踹,可惜徐凡跑得够快没给他机会,看着徐凡的背影点头微笑。
总之从草原回来,一切都还不错,算是过了一段安稳日子。
武德八年,李世民加中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