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科技之錘 ptt-458 我有一個朋友


科技之錘
小說推薦科技之錘科技之锤
宁为很耐心的听完罗志强带些紧张的讲解,然后有些懵,是真的懵。
CERN防了他一手,宁为是知道的,这本就是双方合同中约定的事情。
比如这段时间实验室实时采集数据的系统已经跟CERN自家的数据处理中心切断,所有数据每天在规定的时间段,通过特批的端口上传给三月, 以此来保证CERN不涉及这次试验活动的数据不被泄密。
现在罗志强跟他讲了这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简单来说就是他有一个叫杰克·尼斯的朋友,属于CERN的正式雇员,又正好在CERN的数据中心工作。
这半个月里,他已经有两次在三月上传数据的时间,顺便利用权限同时向三月开放了CERN之前的数据资料。
“目前他的行为还没被发现,也许还能继续。被发现之后,他会辩称自己并不是有意的。但在CERN的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现在的情况是, 我并没有三月后台系统的操作权限, 所以并不知道开放的效果如何。之前两次都属于测试性质。这种事电话里我也不太敢说。”
宁为能看出罗志强的情绪还是很紧张的,甚至组织语言有些混乱。但话还是说明白了。
虽然让他感觉不可思议,但仍忍不住问道:“这個……罗教授,之前CERN是说我们在做数据收集的时候,会要网络做物理切断?”
“说是这么说的,但你并不了解CERN内部的网络构成。整个核子组织有二十万台服务器,前些年升级的全球网格系统已经允许安卓系统进行接入,这属于对外研究的网络,所有的账户都拥有各自的权限。内部还有一套分析交流系统,包括为CMS神经网络提供服务。”
傲娇医妃
“简单来说所谓的物理隔离,只是在三月接入我们的服务器期间, 断开了两台跟数据中心连接的路由器。这并不会影响全球网格系统的运作。只是暂时将数据中心暂时跟实时手机的数据存储进行物理网络断开。我朋友的任务是做数据分析, 这就需要CMS神经网络的配合。所以他拥有这一权限。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而且你知道的,其实这里的科学家对于许多数据看得并没有那么重要。所以管理方面其实也没有那么严格。每年发表的论文大都是出自被整理过的原始数据,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我的朋友尝试了两次, 起码到目前为止,甚至都没有人为这事找过他。”
罗志强解释完, 然后认真的看向宁为说道:“宁院士, 现在你回来了,如果为了证明你的理论,需要更多的数据,我的朋友他表示愿意再配合我们一次。不过他这个人,怎么说呢,虽然他很有天赋,但对科研这种事情其实没太大兴趣,更向往那种无拘无束没有生存压力的生活……”
宁为眨了眨眼,面色古怪的问道:“这个……其实这都是小事,关键问题在于你确定他已经在CERN向三月主动开放端口期间,尝试联通过内部的数据库?”
“确定!他还收集到了几个区域探测器的数据,并做了分析跟存档。就向他往常的工作一样。其中一次长达半小时。”罗志强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美食小飯店
宁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总裁老公追上门 司舞舞
宁为非常了解自家那只虚拟猫,虽然他也并不太清楚三月是否进化出类似于人类情绪方面的意识,但有一点宁为能肯定,三月对于算力跟存储的贪婪几乎是没有止境的。
浅显的表述便是,当有一套又宽敞又大的豪宅不设防的摆在这只小猫面前时,它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入驻。而且入驻的方式非常简单,如果要细究起来其实就像木马的入侵过程, 只需要复制一段程序到服务器就完成了,相当于丢了一个小爪子过去, 隐蔽性极强。
更重要的是CERN的全球网格系统宁为也是有所耳闻的。
为了分析对撞机每年产生的近300万GB的数据,现在有超过30台各类计算设备相连接,在加上本身的服务器组跟数据库,数据吞吐量之大可想而知。
相对于如此大的数据吞吐量,三月小爪子那点程序很难被察觉。再加上三月自身对于网络的了解,如果它愿意的话,甚至还能帮忙将整套系统的运转跟防火墙进一步优化,然后让自己隐蔽的更深。
豪饮女子
至于存在服务器中的那些数据……
这小东西连房子都占了的话……
“罗教授,你可以跟伱的朋友说,不需要他在冒险了。其实我对于CERN的那些数据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如果真的需要,我也可以通过正常途径购买。但你们对我的帮助,我还是非常感激的。现在这情况,我也不太方便跟你那位朋友见面,也不好直接给他一些报酬,否则可能对他更不好。”
宁为仔细想了想,然后很慎重的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在华尔街有一位朋友,叫伯尼·库欣,做私募基金的,库欣资本的老板,规模做的也挺大。你的那位朋友如果有空了可以去一趟纽约,跟他一起喝一杯,成为好朋友。我的这个朋友对他的朋友都非常大方,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基本上能做到予取予求。”
罗志强了然的点了点头,这绝对是最好的办法。
正如宁为说的那样,让宁为跟杰克·尼斯见面肯定是不好的,否则天知道会有什么阴谋论传出来。直接给钱更是容易让人联想。但如果中间有一个华尔街的朋友那就不一样了。
唯一让罗志强没想到的是,宁为竟然还认识华尔街的资本家。虽然他对金融一窍不通,但能在华尔街成为一家私募基金的老板有多难,他还是清楚的。虽然地位在衰退,但那里依然还是世界金融中心。尤其是在这些年不太景气的时候,还能做私募基金的老板都属于金字塔顶尖的那群人。
宁为口中的规模挺大,如果不掌控个几百亿美元估计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只是宁为的态度还是让罗志强有些失望,再次开口道:“宁院士,如果你是怕出问题,其实大可不必。我那位朋友虽然行为上诸多不靠谱,但人还是可信的,哪怕单纯只是为了钱,也能做到守口如瓶。”
宁为犹豫了片刻,大概是不忍看罗志强失望的眼神,还是解释道:“不,不,不,罗教授,你误会了。怎么说呢,三月有一定自主机能的,简单说就是在不违反核心代码约束的情况下,有些事情即使没有给它下达具体指令,它也会去做的。你可以把三月理解为一段自动化级别很高的程序,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它有一套自己的行动逻辑,恰好它对于算力、存储空间跟数据有本能的需求。”
罗志强半张着嘴,愣了愣……
谁都不是傻子,更何况宁为这番话暗示得极为明显了,反应过来的罗志强立刻不再谈这个话题。
只是想到杰克·尼斯的性子,不由得苦笑着问道:“那宁导,你觉得那位库欣先生的忍耐度有多高呢?我觉得为了不触怒那位私募老板,还是要给我那位朋友一些限制……”
“哈哈……”
听到这话,宁为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只是朋友正常的要求,伯尼都不会拒绝的。比如一位学者想要一家属于自己的实验室来做学术研究,选址、购买各种设备跟仪器,怎么也得花费个两、三千万美元吧?恰好我那位朋友对这些新科技很感兴趣。他们一定能聊得很开心的。”
“这就挺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告辞了。宁院士,希望你能早日证明你的理论。”已经达成目的的罗志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
“放心吧,罗教授,也感谢你这些日子的帮助跟支持。”
两只手握在一起,然后宁为将罗志强送到了门口,目送着这位教授消失在酒店走廊的拐角,宁为这才回到房间,径直走进书房,打开了笔记本,召唤出了自家的小猫。
“喵……”
一人一猫隔着屏幕四目相对。
“三月啊,我去旅游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喵……主人我猜你是特指编号A0945896325A075A0528序列事件吧?需要我调出后台逻辑判断数据么?”
果然还是得他家三月啊……
宁为在心里感叹着,这智能进化的非常明显,他开个头这家伙都知道他想问什么了。
开口就是3A级事件序列,一般都是跟小家伙扩大地盘有关的,精准猜到了他的预判。
等等,好像不对……
宁为想了想,将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随手丢在了桌面上……
“嗯,调出来我看看吧……好家伙,果然还是你啊……三月,人家就连了两次,加起来时间应该不超过一小时吧,你帮人家整理了一份目录索引出来了?”
“喵……实际情况是第一次互联的时候,我去里面转了一圈,然后开始在里面工作,帮助那些笨笨的家伙们对数据进行优化处理,第二次互联时,我将优化处理的目录纳入了主数据库检索目录。现在我已经可以不在需要内部互联,而是通过378969台外接设备,即时索引主数据库,并调取对应资料。”
回答问题时,小猫显得很自豪。
“不是……人家邀请你进去了么?”
“喵……可我不但整理了目录检索,还帮助他们加固了本身的防火墙策略,优化了混合关键性部署以及分布式软总线基础能力。按照人类社会运行的最基本交互原理,我提供服务,并得到了更多的大房子,属于双赢合作范畴。”
逻辑很自洽,只要不硬挑就没毛病。
“会被发现吗?”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
“喵……我修改了时间,如果不是人工特别仔细的检查,就不会发现敏感时间有数据交换过。”
这一点宁为还是很相信三月的,程序最懂程序,毕竟这些代码才真的都是一家人。
“那就这样吧……换句话说,以后整套系统的数据都会纳入数据库,然后纳入你的检索系统对吧?这样说的话,我继续呆在CERN其实也没什么必要的。谢谢你三月,又帮我争取了半个月的假期。回来的时候江同学还在说没能去因特拉肯看少女峰挺遗憾的,据说那里还是瑞士最漂亮的童话小镇,我决定明天去一趟CERN之后,下午就出发,抓紧时间多去几个地方。”
“喵……祝你旅行顺利,我会一直关注着你的,主人,需要我提前帮你安排好出行计划吗?”
“这个就不用了,我们玩到哪算哪吧,就这样,你去忙吧,三月。”
“喵……”
勤恳的三月站了起来,挥了挥小爪子,然后一转身,便从屏幕上消失……
宁为则坐在位置上,仔细想了想,然后也站了起来,走出门,来到了柳唯的房间。
“柳哥,明天安排一下去因特拉肯的行程吧。早上我们去CERN,中午回酒店吃饭,然后就出发,在车上休息。”
柳唯诧异的看了宁为一眼。
“你不是说LHC运行的时候,你要现场盯着吗?”
“本来的确是这样的,毕竟我们只有半个月时间嘛,要各个能级对撞的数据最好采集得更丰富一些,如果在某个特定的能级段或者某区探测器找到了有用的数据,还需要即时跟工程师沟通,采集尽可能进行重点采集,工作是挺多的。但现在情况有变嘛。我们有足够的数据了,自然就不用考虑这些了!”
“足够的数据?”柳唯看着宁为,问道:“刚刚那位罗教授做了什么?”
“怎么说呢,我现在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可能会以一种极为不可能的方式解决。我们每个人在这一过程中,或主动或被动的推动着解决问题的发展进程。这不止是蝴蝶效应,要比蝴蝶效应高一个层级,就好像物理上经常说的因果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结果总和熵绝不会比原因总和熵低。”
“能不能说人话?”柳唯皱了皱眉头,大概是不太适应眼前这家伙突然变成了哲学家。
“老罗干了件大事,他指示他一位在CERN任职的朋友将CERN内部存储的网络链路跟三月连上了,大概是没法清除了,他们的后台已经跟三月共享了……”
柳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