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問蒼天之彼岸花開-第八十八章 母女相會推薦


問蒼天之彼岸花開
小說推薦問蒼天之彼岸花開问苍天之彼岸花开
绿岛龙腾机械公司素媛和娜佳的房间里正上演着感人一幕,为了给林夕一个惊喜,她俩并没有提前告诉她山口千代和桥本美奈子已被林枫解救回来。
“小夕夕快出来开门了。”娜佳捏着嗓子在门外喊道,刚才她和素媛在北海舰队驻地被周司令和江涛一番高帽戴的很是爽快,童心未泯的她回家后即兴表演起来。
“娜佳姐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你这声音好嗲呀!”林夕嘟囔着走了出来。
推开门林夕一下怔住了,眼前这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吗,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她张了张嘴想叫妈妈,过于激动的她张了几次嘴竟没能发出声音。
“我的孩子呀!”山口千代一声号啕,紧紧把林夕抱在怀里,脸贴着她的脸,泪水早已止不住的恣意滂沱。
此刻她的心中既有难过又有欣慰。难过的是女儿从一出生就被她抛弃,没吃过她 一口奶水,她也没有给女儿梳过一次头,系过一次鞋带,扣过一次扣子 ,十七年来她没尽过一次做母亲的责任。尽管抛弃女儿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想想还是愧疚万分。
令她欣慰的是她当初没有看错人,女儿在善良的养父母呵护下茁壮成长,养父母待她视为己出,不曾让她受到半分委屈,待她比亲生儿子还宝贝。
“妈妈!”林夕终于喊了出来,以前林爸林妈在世时尽管她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但也并没有特别想念亲生母亲。自从二老意外去世后她才有了想念亲生父母的感觉,特别是知道母亲正在倭国受牢狱之苦后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妈妈不哭!妈妈不哭!”林夕哽咽着重复着这句话,她本以为有朝一日见到母亲会有说不完的话,而今母亲就在眼前她倒不知道说什么了。她颤抖着揩去母亲脸上的泪水,山口千代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融化了,她努力想止住眼泪,可泪水更加止不住的汹涌奔流。
见林夕和山口千代娘俩抱头痛哭,素媛,娜佳,美奈子也跟着难过垂泪,娜佳已知林夕的身世,她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凄凉,好歹她们母女以后还能一起相处,可自己和母亲娜塔莎只能梦中相会了,想到此娜佳也忍不住抱住林夕娘俩痛哭起来。
美奈子本就是孤儿,从小在山口组过着逆来顺受的凄惨生活,如今远在异国他乡,她对前途充满忐忑和迷茫,看到三人哭成一团她也忍不住加入进去。
“别哭了,快都别哭了,今天是相会高兴的日子都不准哭了。”素媛一看这怎么行呢,喜庆日子怎能搞得悲悲戚戚,自己好歹算个地主,一定要把控好局面。
在素媛连劝带拉下几人总算是平静下来。
“小姨你好精致呀!”林夕第一次看到不戴面纱的美奈子,便被她吹弹可破娇嫩肌肤所吸引,她的话也把娜佳和素媛的目光吸引过来,二女纷纷向她请教保养经验。
肌肤保养是女人永远不衰的话题,从这个话题切入后她们很快熟络起来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小夕,我们跟小林过来后再也不会回倭国了,你和美奈子就以姐妹相称吧。”山口千代对林夕道。
“这不合……正合适吗,要不她娇嫩的样子叫小姨还别扭呢。”林夕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改口。
4piece!KISS
素媛和娜佳都是情商极高的人精,她们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叫姐姐就挺好的,以后我们姐妹定会好好相处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渔港小镇上江家正其乐融融的进行晚餐,漫雪给林枫夹了一筷子新鲜蔬菜,“尝尝火候怎么样,脆不脆嫩。”海边渔家海鲜倒不稀奇,新鲜蔬菜倒成了这里人追捧的美味佳肴。
“嗯,真不错,又脆又嫩,火候正好,咸淡适中,”林枫违心的说道。其实他爱吃的还是海鲜,老家就是大棚果疏专业村,一年到头新鲜蔬菜多的是。
九星 霸 體
“哎!我老头子自己夹,女生外向呐。”江洪故意揶揄漫雪。
“妈,你看看爸,有这么守着外人损自己闺女的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捡来的呢。”
“嗯,说得也是,老头子你就不能像我装作没看见,年轻人秀恩爱你跟着捣乱什么。”江妈妈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到最后终于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妈,你咋也这样,这还是亲妈么?”漫雪刚要施出她标志性的杀手锏跺脚撒娇,陡然又想到这是在餐桌上,“本姑娘是淑女,不跟你们一般计较。”
林枫不仅婉尔,这一家可都是乐天派,想想也是,要不一家摊上两个绝症病人早就被压挎了,看来豁达开朗的处世风格的确有益于生活。
“小林,听说你这次去倭国是为了救人,救回来的是异邦女子?”江妈妈经过治疗已有明显起色,不似先前那般面色苍白,精神萎靡。
林枫看得出江妈妈是在为女儿作想,拐弯抹角打听他的情况,林枫便也不隐瞒,如实相告道,“救回两个女子,一个是女友从小失散的母亲,一个是女友母亲的师妹。”
“小雪说你有好几个女友,是真的么,你能给她们幸福吗!法律会承认你们吗?”江妈妈最终还是问了她关心的问题,这可关乎女儿将来的幸福。
“妈,你问这个干嘛,我不是说我这辈子都不嫁,就陪在你们身边吗。”漫雪想替林枫解围。
“小雪,人的心境在不同环境不同时期会有不同变化的,”江妈妈对漫雪道,“以前你身患隐疾,知道命不长久,才有不想拖累小林的想法,和永不出嫁的念头,如今小林可帮你去除顽疾,生命与常人无异,你还是只要曾经拥有不求朝朝暮暮的想法吗。”
江妈妈的话一针见血,直击要害,漫雪竟无言以对,她真的羡慕那些能陪在林枫身边的女人,以前只是受疾痼所限不敢奢求罢了,如今顽疾可医她何曾不想陪心上人仗剑走天涯。
“阿姨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确有几个女友,都是在特殊情况下结交的,那一个我也不会抛弃的,至于法律会不会承认那得看事在人为了,当你掌握了巨大的人脉和物质资源时法律也会为你有所宽限的。”林枫对江妈妈回道,他总觉得江妈妈见识不同于一般妇女,说话总能抓住重点,切入要害。
听林枫这样说江妈妈欣然点头,林枫没像那些纨绔子弟般给讲一大堆没有营养的承诺,但廖廖几句足见他的真情和决心。
晚餐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漫雪表示母亲的病已无大碍,她要继续回校读书,可不能让笑佳给落下太多,至于淡婚论嫁她年纪尚小还早着呢。
离别时漫雪难免有些惆怅,两人也免不了一番隔靴搔痒般的亲密接触,就像每次和程菲相聚时那样,当他欲罢不能时她却戛然而止让他心痒难耐。
想起程菲,林枫不由得一阵心慌意乱,她去倭国救人前程菲很是替他担心,如今事情解决他得赶紧回去跟她报个平安,其实主要是程菲答应等他平安归来就和他真真实实的……漫雪年纪尚小他还真不忍心下手,程菲嘛那可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林枫施展追风决回到八局宿舍时天刚擦黑,程菲的房门已上锁,以为她去了干妈家,林枫正欲打电话询问,恰巧碰到陈飞飞出来倒垃圾。
“你回来了呀,小菲姐去出任务了,对了,这里有一套衣服是小菲姐替你选的,你试试合不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