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 口蘑肥雞-第190章 前塵往事鑒賞


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
小說推薦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寡妇医妃:我靠空间带飞全家
叶茂荣有一个秘密,从来不曾跟别人说起过。
叶雯蕙是双亲亡故之后,才被太皇太后接到宫中养着。
Rick Griffin的手稿
说起来,叶雯蕙还应该称呼他一声表哥。
叶雯蕙的娘亲是楚国长公主,也是他的姑母。
只可惜姑母一家去得早,只留下雯蕙一个人。
太皇太后将雯蕙接到宫中养了不到两年,自己身体不好,也病倒去世。
临死前,让父皇好好待她,还给小小年纪的她正式请封了郡主。
只可惜,太皇太后死后,父皇忙于朝政,也不怎么管她。
她虽贵为郡主,在这皇宫大内,却活得像个透明人一样。
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这个透明人的呢?
大概是那次,不小心看到她一个人躲在御花园假山中独自哭泣吧。
可是他并没有出面宽慰她。
就在不远处默默听了良久,等到她声音减小,便转身离开。
那时的他还不是太子,母妃也不得父皇宠爱。
在这皇宫之中,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哪里还有余力去管别人的闲事呢?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但想起她在宫中的处境,左不过是被人挤兑,受了委屈。
之后不知怎的,他时常路过御花园,专门要走那次走过的路径。
后来又陆陆续续听到过两回,就再没听到过了。
他知道,她处境艰难。
偶尔他也会不自觉想起她。
只是随着年岁见长,他在后宫来往就不太方便。
他也不想落人口实,便劝自己将她放下,用繁重的课业将自己的时间塞得满满当当。
可课业将他时间填满之后,不仅让他不再想起她,也让他减少了对外事的关注。
直到那一天。
他记得很清楚,那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个十足的好天气。
他正在读史书,贴身伺候的内侍却急急忙忙从宫外冲进来。
内侍说,母妃出事了。
他楞在原地,连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上都没有发觉。
直到内侍再次开口,他才回过神来,急匆匆赶到后宫。
他记得,他走到母妃宫中之时。
父皇母后和一干庶母都已经在母妃宫中。
母妃的脸色是那样苍白,御医在旁边直摇头。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只知道母妃看起来很不好。
那是他第一次在父皇面前哀求,求父皇救母妃。
但不管他怎么哀求都没有用,母妃就那么走了。
握着他的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阳光透过门户,就落在床边不远处。
他坐在床边却只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毫无暖意。
阳光触手可及,可是那光就是照不到他的身上。
他抱着母妃,就算母妃身上最后的温度也消失不见,他也不肯松手,谁都劝不动。
只是他终究还是个孩子,父皇让人将他拉开,他毫无办法。
眼睁睁看着母妃被放进棺椁,被抬出皇宫,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甚至连母妃的住处。两年后也有了新主人。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亲人离世的伤痛。
这让他不住地想起叶雯蕙,原来她哭的时候是这种感觉吗?
他知道,母妃的死,并不是父皇口中轻飘飘的病故两字。
他更知道,父皇说母妃是病故,母妃就只能是病故。
但他怎么肯甘心!
怎么能让母妃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呢?
他慢慢地调查母妃亡故的真相,竟然发现母妃死的那天,叶雯蕙有可能就在现场!
他跑去质问她,她却推脱不言。
他恼恨极了,真相近在眼前,就差一步,他绝不会放弃!
他开始不留痕迹的陷害她,磋磨她,想磨碎她的傲骨,逼她说出真相。
可这时他才看清,原来在他印象中柔弱无比的叶雯蕙,其实这般倔强。
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口。
他没有办法,只有她知道真相,又不能杀了她。
只能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冲动,强迫自己将她放在一边。
他想,叶雯蕙之所以不说,应当是畏惧父皇,他得先把那个位置拿下。
韬光养晦,十年一剑,他曾经也是有耐心的人。
不过在拿下那个位置之后,他就不再需要从叶雯蕙的口中了解真相了。
因为,他已经从父皇的口中了解到了真相。
不,严格来说,那不是他的父皇。
他应该称呼一声皇伯父。
这是他内心深处不可言说的秘密。
登基之后,他特意避着叶雯蕙。
宫中的人见人下菜碟,他也只是冷眼看着。
只是每到危及生命之时,他还是忍不住出手相救。
后来,他觉得叶雯蕙好像成为了他的一处软肋。
这怎么可以!
于是他逼着自己把她送去和亲,安排人刺杀她,拿她做伐挑起战乱。
他要亲手将这软肋给拔除掉。
但他发出命令之后,又忍不住担心。
既希望她还活着,又不希望她活着。
后来,叶雯蕙失踪良久,他心中愤恨不已。
因为她身边出现了一个武功高强,贴身保护他的男人!
所以他又派人去找,让皇城司的人把叶雯蕙带回来。
除了她之外,其他人格杀勿论。
等她回来后,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试探,就让她露出了马脚。
她和那男人果真有奸情!
当时他恨不得立刻赐死叶雯蕙。
真是不知廉耻!
可是每当他决定要下死手的时候,心中总有一道声音在说服他。
告诉他,叶雯蕙还有用,要先留着,之后再杀也不迟。
他也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把她留到了现在。
但北魏开始传播流言,那么叶雯蕙就会成为一颗关键的棋子。
若是她落到北魏手中,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他一世英名便会毁于一旦。
到了现在,她这颗棋子决不能再开口。
事已至此,他再留她不得!
他让人准备赐死三件套之时,想着她看到这些东西会是什么反应。
是惶恐求饶,还是破口大骂?
没想到雯蕙真见到这些东西之时,会是如此淡然的反应。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挪动了一下脚步,不再遮住桌上的东西。
“是,准备好了,雯蕙就这么甘心赴死,不要你那个小情郎了吗?”
叶雯蕙直勾勾地盯着他,脸上没什么变化。
“怎么,事到如今,陛下还想拿苏七说事?同样的当,我可不会上两次!”
“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