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的師門有點強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189. 願此界,從此劍道昌盛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长虹贯日!
天地间,彷佛只剩一抹剑光。
一抹。
撕裂天地的剑光。
……
轩辕皇朝,以“轩辕”为名,足见当初立国之人的野心。
而事实上,轩辕皇朝也的确是天元秘境九大皇朝里最强的一个——不管历史如何变迁,不管世事如何浮沉,轩辕皇朝始终都保持着一种相对超然的优越感, 只因这个皇朝占据着整个中州最广袤的土地,拥有整个天元秘境最富饶的资源,所以轩辕皇朝出身的人,也是最为自傲。
但他们的傲气并非来源于领土广袤、物资充沛,而是来源于这个皇朝的开明,以及诸多修为高绝之辈。
大概是受到国主的影响, 所以轩辕皇朝多慷慨赴义之辈, 人人出门佩剑, 且也相当钟情于剑。
此界之人虽未掌握玄界本命境的修炼方式,但他们坚信,以性命相交的佩剑,更能发挥他们剑道上的实力,所以轩辕皇朝的民众们几乎人人佩剑,不管是出门、吃饭还是睡觉、洗澡等等,他们也是佩剑从不离身。
甚至有“佩剑才是自己的夫君\妻子”之类的说法。
轩辕皇朝的修士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修炼方法到底是从何而来,但他们此举的确暗和了玄界剑修的钟剑之路,这也导致了轩辕皇朝的剑修实力普遍都比其他皇朝的人更前几分。而剑修在轩辕皇朝拥有如此强大的前途,自然也就让更多的人愿意主动去修炼剑法。
不过今天。
所有的剑修,皆是感到了一阵心悸和恐慌。
大街上,匆匆行走的人们突然止步。
他们没有来由的感到了一阵惊恐, 牛马更是发出凄厉惨嚎声。
酒肆里, 大声哄笑的人们脸色大变。
拿着杯碗的手掌力道突然失控, 杯碗碟盘的破裂声此起彼伏。
茶楼里, 高谈阔论的人们惊慌失措。
他们的咽喉就像突然被人掐住一般,竟是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
无论地位高低、修为深浅,此时皆是惶惶不安。
尤其是修为越是高深精绝之辈,他们所能够感受到的惊惧、臣服之心也就越发的明确。
但问题是,他们的惊惧,并非源自于他们自身。
而是……
来自于他们性命相交的佩剑!
若说在此之前,不管他们如何温养佩剑,最多也就只能感受到佩剑“相较以往会比较锋利”这种略显懵懂的感,平时哪怕是对着佩剑说情话也绝不可能得到任何回应。但现在,不管是谁,只要是拥有一柄性命相交佩剑之人,就能够感受到源自于佩剑的欢呼雀跃,以及臣服惊恐的情绪。
以至于,许多修士恍惚中似有一种错觉,就好似自己的佩剑真的活过来了一般。
但下一刻,许多人便发出惊怒的叫骂声。
因为。
他们的佩剑都飞走了。
无数的佩剑。
或长。
或短。
或宽。
或窄。
或重。
或轻。
突然间就纷纷自行出鞘,然后化作一道剑光的破空而出。
有些手疾眼快之辈,在佩剑自行出鞘、悬空而起的瞬间, 便勐然伸手抓住佩剑的剑柄, 强行将飞剑给扣押下来——开玩笑, 毕竟是自己性命相交温养了几十年、上百年的随身佩剑, 哪能就这么让它们飞走,要知道他们的实力强大与否,很大程度上得借助自己性命相交的佩剑来施展。
所以任由佩剑的离开,这不是等于自断一臂嘛。
可这些人,很快就为自己的举动而付出代价了。
剑身上寒光一闪。
剑气瞬间迸射而出。
握住剑柄的那些剑修,顿时便纷纷吃了这一道剑气的袭击。
鲜血淋漓。
吃痛之下松开剑柄,任由佩剑飞走的那些剑修,倒不算惨。
最惨的,是那些吃痛后,却仍旧不愿松手的冥顽不灵之辈。
因为第二次剑气的爆发,就不再仅仅只是让剑主吃痛那么简单了,而是随着剑气的勐然爆发,这些剑主的手当即就被彻底炸伤了,那才是真正的“血肉模煳”。
无数剑修,一脸阴晴不定的望着密密麻麻升空而起的飞剑。
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多少把飞剑。
他们唯一能够看到的,便是从城镇中升空而起的飞剑,以一种他们所无法理解的速度,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沿途中,不断的有新的飞剑融入到这支飞剑大军里。
一开始,这些佩剑升空的汇聚,如果说只是一条小小的溪流,那么随着越来越多的飞剑汇合到队伍里,溪流也变成支流,支流也变成了河流,河流也变成了海流,最终化作了汹涌澎湃的金属洪流。
一道、两道、三道……
无数道洪流的汇聚,顷刻间便化作了汪洋大海。
然后,汪洋大海又爆发出了如海啸般的恐怖威力和声势。
那是无数柄佩剑正在欢呼,正在雀跃,正在响应。
军婚诱宠
响应它们君王的号召。
响应那句激活了这个秘境里所有剑类兵器的那一抹灵性。
玄界有言。
此乃点灵,其意为:替死物开灵智。
这些佩剑或许不知道是谁帮它们开启了这一抹灵智,但作为百兵之君,以“正人君子”而称的剑,却是懂得什么叫“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所以它们只为了一句话而齐聚。
剑来。
……
口是心非的毒舌少女
“剑来!”
苏安然怒喝一声。
一抹流光。
自东向西迅斩而至。
苏安然与小屠夫人剑合一,两者不分彼此,彷佛彻底化作了一道灵光。
带有天地法则之力的灵光神采。
浩浩长空,陡然间便被无穷无尽般的剑气填满。
彷佛这片天空,已经彻底化作了剑气的结界。
“剑来。”
小屠夫同样在心底默念了一声。
她竭尽全力的配合着苏安然,彷佛要彻底燃烧自己的生命一般,拼命的散发出属于自身的气息、意志、风采,亘古寂灭般的气息,悄然散发而出,然后融入到了这片已经彻底由剑气凝聚而成的天空。
此时此刻,在这片天空之下,那便只剩下一个意志。
剑道的意志。
上官馨抬起头。
宋娜娜抬起头。
魏莹抬起头。
赤麒抬起头。
青玉抬起头。
罗小米也跟着抬起头。
他们每一个人,此时此刻的感触、领悟或许有所不同,但有一点不变的,则是他们都更够感受到,这片天地在这一瞬间,有一股庞大的意志陡然苏醒了。
“它”睁开了双眼。
然后望向了裂魂魔山蛛。
天空,变得黯澹了。
似乎众人只是一个眨眼,便见证日出到日落的瞬间。
浓郁到彻底化作实质的剑气,笼罩住了方圆千里。
一抹光彩,骤然明亮。
犹如东升的旭日。
但在场的人都知道,那可不是什么温暖的阳光。
而是夺命的寒光。
剑光炽盛。
剑气毕露。
苏安然与小屠夫人剑合一的剑光,终于临近到了裂魂魔山蛛的面前。
散溢而出的气机,融入到了森冷的剑气之中。
然后。
裂魂魔山蛛的复眼,陡然间便一个皆一个的彻底爆裂。
巨大的痛苦,让它忍不住想要哀嚎吼叫。
可最开始那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几乎烧熟了它的口齿,毁掉了它的声带。
所以,裂魂魔山蛛只是张了张嘴,但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响起。
剑光没入了裂魂魔山蛛的嘴里。
下一刻。
昏暗的天空中亮起了无穷无尽的光点,宛如点缀于夜空中的璀璨群星。
“噗——”
一声微响。
夹杂着甲壳碎裂的声音。
剑光从裂魂魔山蛛的体内,破体而出。
前后甚至连一秒都不到。
无尽的剑气,自裂魂魔山蛛体内迸发而出。
众人都能够感受到,裂魂魔山蛛此时体内爆发的阵阵响动,但就是彷佛有某种特殊且强大的力量,将裂魂魔山蛛彻底固定在半空中一般,哪怕是遭遇到如此强烈的攻击重创,但它就是连一只脚都无法挪动分毫,更别说挣扎了。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天空中那亮起的繁星,也终于显露出了它的狰狞。
一柄、十柄。
百柄、千柄。
万柄。
几乎每一颗闪耀的星芒,便是一柄佩剑,而此时这无穷无尽的佩剑,竟是以某种让人无法知晓和理解的方式,横跨了无尽的征途,出现在这片天空之上,然后宛如陨石落地般,纷纷从天空中坠落,朝着裂魂魔山蛛直刺过去。
若是在以往,以这些佩剑的材质,别说是刺入裂魂魔山蛛的身体,就算想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恐怕都是痴心妄想。
但此时此刻,这些佩剑却彷佛纷纷化作了神兵利刃一般。
只要触碰到裂魂魔山蛛的身体,便必然会整柄没入其中。
长短不一,轻重不同,造成的伤口自然也有所不同。
或撕裂、或炸裂、或破裂、或碎裂。
不一而足。
几乎是顷刻间的功夫,整只裂魂魔山蛛便已经被无尽的佩剑撕裂了整个身躯,密密麻麻的创伤使得裂魂魔山蛛变得越发的狰狞恐怖。
以此重创姿态,已经足以将裂魂魔山蛛撕裂成碎末。
可那股冥冥中依旧存在的特殊力量,却保住了裂魂魔山蛛的身躯并没有就此碎裂,反而是“藕断丝连”般的被强行拼凑起来,其中痛苦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但真正恐怖的,却是那些落入裂魂魔山蛛体内的佩剑,却并没有破体而出,反倒像是在裂魂魔山蛛的体内堆积储藏起来。
那可是千万柄佩剑,以裂魂魔山蛛那庞大的体型,只怕也根本无法容纳。
可事实却是,这些佩剑落入裂魂魔山蛛的体内后,就如同消失融化了一般,完全不见踪影。
“我有一剑。”
天地间,响起了某种不可言喻的震撼之声。
苏安然,悬停于裂魂魔山蛛的面前。
他的右手握着化作飞剑形态的小屠夫。
然后便见苏安然缓缓抬起右手,将剑锋对准了裂魂魔山蛛。
天地大道法则。
冥冥天机感应。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告诉了苏安然,让他彻底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斩枷锁。”
举剑。
挥落。
剑芒破空而出。
剑气,更是排山倒海般狂涌而出。
直面这道剑气的裂魂魔山蛛,它已经完全无法发出尖叫声,更因为所有复眼被打爆而看不清一切,但内心涌现的巨大恐慌感,还是让它下意识的拼尽全力挣扎。只是这种挣扎,也仅仅只是裂魂魔山蛛的一种意识错觉而已,因为事实上它根本就无法动弹,只是被定在了半空中,任由那狂暴的剑气从自己的身上涌过。
然后。
这一次。
裂魂魔山蛛终于彻底化作了细碎的肉末,然后肉末又化作了粉尘。
天地间,一片清朗。
裂魂魔山蛛的所有一切存在痕迹,此刻终于被彻底抹除了。
苏安然只感到自己心头突然一松。
似乎束缚于自身的所有枷锁,此时都被解开了一般。
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变轻,心灵上的所有尘埃也被抹去,变得干净剔透,甚至就连身体四肢,也都充满了一种强大的力量感。
无数的丝弦崩断声,此起彼伏。
苏安然知道,那就是此前强加于他身上的诸多因果。
而失去了这些因果,那么他就变得无法测量,无法预估。
苦海之中,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他。
但苏安然此时此刻,内心里却又升起了一种冥冥中的灵觉。
太古劍尊 小說
他知道,这是自己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用于弥补此前裂魂魔山蛛在这个世界造下的所有杀孽原罪。
“我有一愿……”
苏安然缓缓开口。
……
轩辕皇朝。
无数人茫然的抬头望天。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是知道,自己温养了一辈子的佩剑没了。
这对于轩辕皇朝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战力损失,毕竟轩辕皇朝的剑客实在太多了。
但他们能怎么办?
责怪老天爷吗?
他们的佩剑,是自行升空而去,然后化作了他们这辈子、或许下辈子也不可能见到一幕。
飞剑如洪流。
“我有一愿。”
但就在这一刻。
所有人的心目中,顿时都响起了一道沧桑的嗓音。
“锵——”
利剑出鞘声,此起彼伏。
无数飞剑,宛如暴雨般,倾盆而落。
但这些飞剑,却并未伤及到任何人,而是落在了他们这些剑主的身前。
每一柄剑,都散发出一种这些剑主此前从未见过的光泽。
彷若,洗尽铅华之后,终见天日的本真。
“愿此界,从此剑道昌盛。”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188. 什麼叫組合拳?推薦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就是前面?”
苏安然望着前方一马平川般的草原,有些困惑的问道。
“是。”罗小米小声的开口。
苏安然转过头,望着罗小米,然后又转回头望着那处平原,神色古怪。
这是一处非常平常的草原,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至少苏安然完全看不出任何奇怪的地方——根据此前在遗迹内的情况看, 裂魂魔山蛛生活着的地方必然会有一些异常,而这些异常的现象同样也是他们这些玄界修士用于判断是否有裂魂魔山蛛或其子嗣存在的痕迹。
“母体进化了。”似是知道苏安然在想什么,罗小米又一次开口说道,“我爹爹作为圣使的能力,你们是知道的,所以母体在我爹爹的帮助下, 已经完成过一次进化了,它拥有完美伪装和隐藏的能力。……如果不是母体自愿暴露的话,你们是很难发现它的任何痕迹。”
苏安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想起上次在北岭时的事, 明明裂魂魔山蛛就躲在自己脚下,但他们就愣是没有任何发现。
“现在母体处于休眠的状态,只剩下一些简单的本能反应,所以我才能够如此靠近,不过如果我再往前的话,母体就会感应到我的气息,那么它就会从休眠状态下直接苏醒。”罗小米继续说道,“你们如果要继续前进的话,最好小心点,现在这处平原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另外两位圣使在这里可是做了一番布置的。”
“能看出什么布置吗?”
“看不出来, 但大致上还是能够猜到的。”罗小米回答道,“应该是一些警戒作用的休眠傀儡体, 实力强度方面一般, 主要作用是为了捕获进入这里的其他生物,毕竟母体哪怕是在休眠也是需要大量的食物。……护法金刚全死了, 两位圣使也死了,高端力量应该是差不多都被你们拔除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 以我们的实力,没必要多么小心吧。”上官馨一脸不解。
“你们可能看不到,但现在这里有一层非常浓厚的雾。”罗小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的灵觉告诉我,如果我接触到这层雾,那么我就会唤醒母体,甚至很有可能我也会被母体夺取了控制权。……之前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护法金刚会觉得只要把我带回来,我就一定会听从母体的命令,但现在我知道了。”
“因为这层雾?”魏莹问道。
公子五郎 小说
罗小米点了点头。
“应该是类似于领域一类的特殊能力。”上官馨开口说道,“别忘了,裂魂魔山蛛也是玄界独有的生物,而且它正在试图进化成类似于圣兽之类的生物……这一点,老六应该是最有发言权了。”
“成熟体的四灵和四凶都拥有‘领域’的概念,我手头这八只现在还不算成熟体。”魏莹开口说道。
而伴随着她的声音,魏莹腰带上吊着的四个玉佩也发出了叮叮当当的碰撞声,明明没有风,但这四块玉佩就是能够彼此摇摆碰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四块玉佩彼此碰撞后发出的玉击声。但实际上, 同样拥有宠物相关系统功能的苏安然却是知道,这是四凶想要争宠,结果彼此动作幅度过大,发生了碰撞,于是窝里闹的彼此争吵起来了。
“安静。”魏莹皱眉低头喝了一声,四块玉佩顿时便老实了。
不过除了玉佩,魏莹的身上还有其他四灵。
像是一只假装自己只是一条辫子、所以总是藏在魏莹头发里的青龙,努力让自己身体变得只有巴掌大的迷你茶杯猫型的白虎,看起来像只麻雀一样、喜欢在魏莹头顶上筑巢的朱雀,还有化作了锦绣一般依附在魏莹衣背处的玄武。
“这种情况,只要我们进入的话,恐怕对方就会有所察觉了。”赤麒缓缓说道,“打强攻吗?”
“只能如此了。”苏安然点了点头。
其他人顿时便没有再说什么。
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的战斗,是无法避免的。
而且,他们也并不认为自己等人会输。
裂魂魔山蛛,现在就是个孤家寡人的光杆司令了,它麾下最得力的三个助手已经死了,继承了第三圣使之位的罗小米也已经叛变了,作为稍次一级的护法金刚也同样全部死绝了。
而苏安然这一方,太一谷弟子就来了四位。
且不说上官馨那爆表的武力,宋娜娜、魏莹哪不是能够吊着裂魂魔山蛛锤?
更何况,这一次没有了外力干扰,苏安然可以直接拔剑作战,战斗力那更是飙升到了一个极致。
“你带着小米走远点。”苏安然转过头,对着青玉说道,“一会战斗的动静估计不小,你们小心被波及了。”
“我知道的。”青玉点了点头。
她的脸上看似平静如常,但实际上内心却是有几分不甘,只不过她表现得很好,因此并未显露出来。
“你去保护青玉吧。”魏莹想了想,然后转过头对着赤麒说道。
“好。”赤麒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说什么要和魏莹并肩作战之类的话,正如他一直以来的表现,很懂分寸。
而且赤麒也并不傻。
青玉是太一谷的人,他如果真的想将魏莹娶回家,那么讨好太一谷的人这就是不变的真理。再说了,从另一个身份上而言,他和青玉也算是同一个族群,就算不是为了魏莹,于情于理他也不能让青玉一个人涉险。
所以很快,赤麒就带着青玉和罗小米前往一处安全的地方。
“你变了。”赤麒望着青玉,然后缓缓说道,“以前那位高傲的青丘公主,现在居然变得这么低调,这可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人族有一句话,叫‘人是会长大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赤麒点了点头,“人是会长大的,也就是会成长,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必然会接触到很多新的事物,这些事物会影响到一个人的思维,所以人族会随经历成长,从而改变一些习惯和做法等等。”
“我们妖族,也差不多。”青玉随口说了一句。
赤麒看了一眼青玉,然后又看了一眼罗小米。
他们是在三天前,从汇合到一起的,而这三天里,他们也在罗小米的带领下,不断的接近裂魂魔山蛛的藏身处。但与其他人的心思不同,赤麒这几天却一直都在观察着青玉,所以他才能够准确的得到青玉变了的真相。
她较之从前,更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并且开始以这个目标为动力不断的前行着。
从某方面上而言,赤麒在青玉的身上,闻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气息——他能够为了魏莹而付出一切,所以他很清楚,青玉同样也能够为了苏安然付出一切,这就是他们的觉悟。
但让赤麒想不明白的,是他在罗小米的身上也感受到了同样的觉悟。
所以他实在有些好奇,罗小米是为了谁而愿意做出这种改变呢?
“你会恨苏安然吗?”青玉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罗小米的头。
罗小米沉思了片刻,然后才摇了摇头:“不会。”
“为什么?”青玉有些讶然。
“立场不同,注定彼此间的身份不同,我爹爹和他……注定只能活一个。”罗小米缓缓说道,“而且,那次的事,其实是我引起的……如果一定要分个对错起因的话,那只能说,害死爹爹的人是我。虽然最终我爹爹是死在苏安然的剑下,但我爹爹的死,我起码也要肩负一半以上的责任。”
女强人也要谈恋爱
赤麒一脸惊讶的望着罗小米。
这孩子的觉悟有点高啊。
然后赤麒又望向了青玉,他眼神里的意思非常明确:你给洗的脑?
青玉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赤麒。
她只是搂住了罗小米,然后柔声说道:“如果那一天有另一种解决办法,我想他肯定不会动手杀死你爹爹的。虽然我现在这么说有点马后炮,但其实苏安然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赤麒一脸“见鬼了”的表情望着青玉。
你称一个动不动就毁灭秘境,各种间接或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妖已经不计其数的屠夫型人物为温柔?
赤麒现在可以肯定了,罗小米有没有被洗脑他不知道,但你青玉肯定是被洗脑了。
“放心吧,青玉姐姐,你不用试探我的,我肯定不会喜欢上苏安然的。”罗小米一脸坚定的说道,“我可以试着和他相处,但他毕竟杀了我爹爹,所以未来某一天等我实力强大了之后,我肯定会找他讨教一次的,不然的话我无法原谅自己。”
“心魔,我懂的。”青玉点了点头,“你已经不是裂魂魔山蛛的傀儡了,你现在也代表着一个全新的族群,所以你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妖族成员了,未来也肯定是要登临彼岸的。”
登临彼岸,就必须要横渡苦海。
而要横渡苦海,就必须了却心愿,屏除心魔。
罗一言死在苏安然的剑下。
罗小米又是罗一言的女儿。
所以不管怎么说,罗小米和苏安然未来肯定是有一战的,不然的话她就会永远都被自己的心魔困住,这样的她是无法斩断枷锁和束缚,所以一旦敢横渡苦海的话,那么就必然会沉沦其中,永远都无法登临彼岸。
正如苏安然不斩杀裂魂魔山蛛,那么他就不能横渡苦海。
我家古井通武林 晴風
幸运的是,罗小米深刻的认清了自己此前的过错,所以她和苏安然那一战倒是不用分生死。
这一点,让青玉的内心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青玉从本能上,就不希望见到罗小米和苏安然要分生死,毕竟他们两人真的要生死对决的话,那么死的那个肯定是罗小米。而青玉还挺喜欢罗小米这个孩子的,自然是不希望看到罗小米死在苏安然的剑下。
“嗯。”此时的罗小米,心情也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
“战斗开始了。”
赤麒突然开口说道。
青玉和罗小米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回平原上。
平原底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震响。
原本一片绿色葱郁的大地,陡然间便化作了一片荒芜,所有的草地在这一瞬间竟然彻底消失了,只留下了寸寸龟裂的大地。而在这片充满了龟裂的大地上,还有着无数个浅坑,这些浅坑里每一个都有一具半埋在地里的傀儡体,此时随着周围的幻象被破除,苏安然等人侵入这片平原,这些傀儡体瞬间就睁开了双眼,纷纷发出凄厉嚎叫声的破土而出,然后朝着苏安然等人冲了过来,试图将苏安然等人都给捕捉。
从这些傀儡体的行为来看,显然都是些没什么智慧的蠢货。
完全不需要其他人出手,苏安然只是一道剑气核弹下去,所有的傀儡体便瞬间都被蒸发了。
此举自然也惊醒了休眠中的裂魂魔山蛛。
地动山摇般的震响,就是裂魂魔山蛛此时从地底苏醒过来,然后破土而出的动静。
它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甚至能够看到阵阵音波在空气里震荡的痕迹。
隐秘的邻居们
然后,一颗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大火球,猛然间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它的脑袋上,当场将它的长啸声都给砸回肚子里。
紧接着,八道影子破空而出。
却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穷奇、饕餮、浑沌、梼杌,四天灵和四地柱一起出手,各自压住了裂魂魔山蛛的一条腿脚,强行将它给封在了原地,让裂魂魔山蛛无法动弹。
随后,便是一道人影直取中门。
上官馨带着一往无前,甚至跑出了千军万马奔腾般的恐怖效应,在大地轰鸣颤动的声响里,直接来到了裂魂魔山蛛的腹部底盘下,然后一记抬拳直击裂魂魔山蛛的胸腹节点处。
“咚——”
几乎是让所有人的心脏都产生了一瞬间停顿的强烈震动感猛然响起。
方圆数十米内的地面,瞬间寸寸塌陷。
只见裂魂魔山蛛此前站立的位置底下,陡然出现了一个倒金字塔式的凹坑,塔尖处更是深达十米以上。
那是上官馨站立的位置。
而她,依旧保持着抬拳的姿势。
只是被她作为攻击目标的裂魂魔山蛛,却是被上官馨一拳打飞到了数百米的高空上。
“小师弟——”
半空中,手持屠夫的苏安然深吸了一口气。
剑锋寒芒闪耀。
下一秒。
剑光大盛!
苏安然化作一道剑光直取裂魂魔山蛛。
人剑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