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蕭雯peach


精华玄幻小說 燕語鶯聲,舊憶風華討論-第42章 拼命拼到住院閲讀


燕語鶯聲,舊憶風華
小說推薦燕語鶯聲,舊憶風華燕语莺声,旧忆风华
说来,那两三个月的努力还是有些成效的。有时候,老师会拿我的作品讲解,甚至会拿到隔壁班去。这可和高中画室的讲解不一样,一百多人,算是筛选了一次从各个学校出来的绘画人才,在这群人里能得到老师的赞扬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能当一件能拿到不同班级讲解的作品更是难上加难。
可我很庆幸,我做到了,虽然这个过程很辛苦。
专业课倒是努力能见成效,其他科也还好,只是英语……唉,可能我这辈子和英语没缘,怎么都学不进去,但英语又是必修课,好在学了美教这个专业,数学得以解放了。
战斗吧国术!
打从初中开始我就学不进英语,说来也奇怪。我觉得我记性其实不算太差,你看,有些人我见一面听一遍名字就能对得上记得住,可是英语单词背了又背第二天醒来就忘。
我之前问过同班英语好的同学,也和毕芊芊请教过,可是每个人的方式都没在我身上实用过。我甚至听从他们的建议买了初中基础的资料从头来,但怎么努力去学都学不进去,我对它实在提不起兴趣,大概这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如果说这些学科在我眼里是一盘盘菜,那专业课就是色香味俱全,而英语不仅品相难看,味道也是着实不讨喜。每次英语课,看着一口流利回答老师的同学,我都羡慕不已。
祝忆丹笑我,说我专业课那么好,他们羡慕我,二班好些人也佩服我,就我憋在英语的死胡同里出不来。
阮环环也说,我专业已经到能当讲解作品的地步,其他科也都是遥遥领先,如果英语也羡煞旁人,那还让不让他们活。
其实我知道,他们都是安慰我。平时我没食欲的时候,他们会给我带些水果,也会给我带些酸奶啥的,就是怕我身体撑不住。
如果不是后来出了一件事,大概我会一直废寝忘食的和英语做斗争下去。
2015年5月,五一节放假我没有回家,每天就在图书馆里度过。那段时间,胃开始频繁的疼。
学长饶命!别扯我裙子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胃病,那时候条件不好,我们上小学得走四十来分钟的路程才到学校,后来大一些学会骑自行车,可也都是带着盒饭去学校吃。学校也没有食堂,甚至连个暖饭的都没有,我们都是花一两毛钱去小卖部的地方买些小零食,再让人家给我们热一热。那时候也不是用锅给你炒,都是用自己的饭盒,在煤火上自己翻一翻,看见冒热气了就到下一个人……
久而久之,就成了胃病。我妈给我看了中医吃了好些草药,初中以后就很少疼,甚至一年难得有一回。
所以,大概是过了很苦的日子,所以总希望什么都好一些再好一些。
有一天,好像上的是政治还是美术史,我忘了,反正是一堂大课。那天我特别不舒服,阮环环还问我要不要请假。我想着最后一堂课,坚持坚持就好了没请。但后来觉得特别昏直接就晕到了,后来阮环环告诉我,他们先送我去校医室的,但是我一直没醒,校医直接用他的车带我们一起去了医院。
后来检查下来说是因为贫血晕倒的,医生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听我同学说我瘦了十几斤。我就告诉医生我会厌食,最近胃也不舒服。后来又查了胃镜,那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结果查出来慢性胃炎,还伴有胃出血。后来我哥赶了过来,医生告诉他给我多加些营养,我就是典型的营养不良才出现贫血。好在因为贫血查到胃出血,出血量不大,但也需要住院一周左右,出院得好好养胃以免严重起来引起胃癌啥的,有条件去看一看中医调理调理……
然后阮环环就一直告我哥,说我平时都泡图书馆,不好好吃饭不好好休息,让他管管我。后来阮环环去上课以后我哥问我,是不是之前他和我说那些话,我才这么拼命。
我说我胃病打小就有的,只是最近忙一些没注意而已,以后我会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我哥告诉我,他说与其我生病躺医院里边,他宁可我整天无忧无虑的玩顺利拿到毕业证就好了。
我说,我就是想试一试。
那一周,我哥忙着上班,又隔得远,只好让我妈来医院守着我。她看到我的时候,哭得不成样子,说是当初要是条件好一些,我不会那么小就有胃病,现在大了还得受这份罪。说等我出院了,再去找找当年我吃的草药,以前都能管用,现在应该也可以。
阮环环华琦蓉他们经常去医院陪我,我妈也能轻松一些,她不识字,好多东西都不懂,上上下下的她也累得够呛。
季小天三两天也跑来看我,其他玩得要好一些的,也来,还有余斯远。
我妈认识季小天,也见过华琦蓉。他们在的时候,我妈一直扒拉着他们聊天,让他们回家多到我家去玩。
余斯远问我,罗言,干嘛要那么拼命呢?
我说我想让我以后的日子能好过一点。
那天,他突然说,罗言,以后,我照顾你吧!
当然,我当玩笑听,再以其他玩笑拒绝了。
我承认,和余斯远熟了一些以后,我偶尔会在某些时候对他关注多一些,可是,那种感觉,谈不上喜欢,只是相对于其他人要多一些好感,但不至于到我想和他谈恋爱的地步。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和许逸空有着些共同点。哦,不,不是,是因为我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所以我对那类性格的人要关注一些。比如季小天,华琦蓉,方雪儿,姚笑笑,阮环环,他们都是交际的一把好手,和他们相处,我不会觉得沉闷。我话不多,就是喜欢他们和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的感觉。
其实我骨子里,是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和谁都聊得来,羡慕他们的爽朗大方,羡慕他们不胆怯不羞涩的为人处世。可是这些,我都做不来,做不到……